导航菜单

上交所:从源头上防控重大风险事件发生

亚洲金融网我想昨天分享

最近,上市公司集中了风险因素。围绕这些现象和监管措施背后的原因,上海证券交易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了具体情况。总的来说,上海股市上市公司整体素质一直保持稳中有升。一些风险事件集中,原因多样化,需要辩证地看待。下一步,上海证券交易所将继续按照中国证监会的部署和要求,推进退市,并购,再融资等机构改革,并呼吁从源头上预防和控制重大风险事件。净化市场生态。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报道,近期中国经济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上市公司业绩增速放缓,但整体公司质量稳步提升,未发生重大变化。截至8月16日,上海主板市场共有1,487家上市公司,总市值约为31万亿元。大多数公司业绩保持稳定增长,是上海经济建设和蓝筹市场的基础,顶级和主力军。上海股市的市场容量和深度并不相同,抵御市场风险和防御能力的能力大大提高。

对于上市公司集中在一段时间内的风险因素,上证所认为原因多元化,需要辩证对待。首先,质押,债券和商誉的风险仍然需要密切关注,但它们已经得到缓解。第一大股东承诺,该公司178家公司80%以上,承诺市场余额约1.62万亿元,已从高峰期减少。今年仍有78笔还款债券到期,仍有50只转售债券。总余额约为197.86亿元。预计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按时付款,并且存在一定的赎回风险。 2018年末,商誉金额约为5143亿元,减值总额约为383亿元。大量减值主要集中在20多家小型股公司,总量基本可控。其次,金融欺诈和资本占用等恶性侵权案件有所增加,但偶尔也会出现这种情况。自2019年以来,一些公司陷入财务欺诈,内部公司失去控制,重组业绩未达到标准,这抑制了市场信心。这些案件需要高度重视并进行严格调查。

同时,对于这些情况,我们还必须结合实际,理性的分析和辩证的对待。首先,目前的宏观经济增长速度正在放缓。一些上市公司业绩波动,甚至经营困难也是经济发展的自然规律。简单地概括为“白马股”是不合适的。其次,确实有些公司失去了诚信,严重失控。在外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早期隐藏的问题难以掩盖。特别是公司的一些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重点少数”董事突破了底线,严重损害了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一些中介机构没有履行职责,甚至与上市公司勾结。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必须密切关注快速检查和严肃的问责制。

“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了近年来市场一直关注的一些重大风险案例。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在早期阶段都受到了交换问题,询问或纪律处分。市场关注的许多风险公司和风险问题主要通过交易所监管机构的调查和监督来揭示。这些风险也通过信息披露,风险警告和二级市场交易逐步释放。

据了解,在具体监管实践中,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部门已形成一些更有效的做法,包括风险动态调查,事项监督,严重违法处罚。 2019年上半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共发出11项谴责,32项批评,46项监管,并由2名负责人公开承认。许多其他纪律处分行动正在进行中,惩罚的类型涵盖了当前的市场。一些更严重的违规行为。

另外,从源头上预防和控制重大风险事件,首先要深化市场约束机制,督促各方回归责任。减少甚至避免风险公司的出现需要市场各方的共同努力,共同营造健康健康的市场生态系统。下一步,上海证券交易所将继续按照中国证监会的部署和要求坚持改革和改革,积极培育市场化的供需机制和激励约束机制。关于是否有利于加强市场约束,主要重点是促进退市,兼并和收购以及再融资的体制改革。通过这些系统的完善,上市公司将重点关注公司的质量,关注主营业务,规范运作。协调多监管目标的内在统一,坚持规范和发展,从源头上落实“抓两端,搞中间”的要求,提高风险企业的违法成本,引导他们积极改善经营,解决潜在风险,保护投资者。法定权利。

收集报告投诉

最近,上市公司集中了风险因素。围绕这些现象和监管措施背后的原因,上海证券交易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了具体情况。总的来说,上海股市上市公司整体素质一直保持稳中有升。一些风险事件集中,原因多样化,需要辩证地看待。下一步,上海证券交易所将继续按照中国证监会的部署和要求,推进退市,并购,再融资等机构改革,并呼吁从源头上预防和控制重大风险事件。净化市场生态。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报道,近期中国经济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上市公司业绩增速放缓,但整体公司质量稳步提升,未发生重大变化。截至8月16日,上海主板市场共有1,487家上市公司,总市值约为31万亿元。大多数公司业绩保持稳定增长,是上海经济建设和蓝筹市场的基础,顶级和主力军。上海股市的市场容量和深度并不相同,抵御市场风险和防御能力的能力大大提高。

对于上市公司集中在一段时间内的风险因素,上证所认为原因多元化,需要辩证对待。首先,质押,债券和商誉的风险仍然需要密切关注,但它们已经得到缓解。第一大股东承诺,该公司178家公司80%以上,承诺市场余额约1.62万亿元,已从高峰期减少。今年仍有78笔还款债券到期,仍有50只转售债券。总余额约为197.86亿元。预计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按时付款,并且存在一定的赎回风险。 2018年末,商誉金额约为5143亿元,减值总额约为383亿元。大量减值主要集中在20多家小型股公司,总量基本可控。其次,金融欺诈和资本占用等恶性侵权案件有所增加,但偶尔也会出现这种情况。自2019年以来,一些公司陷入财务欺诈,内部公司失去控制,重组业绩未达到标准,这抑制了市场信心。这些案件需要高度重视并进行严格调查。

同时,对于这些情况,我们还必须结合实际,理性的分析和辩证的对待。首先,目前的宏观经济增长速度正在放缓。一些上市公司业绩波动,甚至经营困难也是经济发展的自然规律。简单地概括为“白马股”是不合适的。其次,确实有些公司失去了诚信,严重失控。在外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早期隐藏的问题难以掩盖。特别是公司的一些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重点少数”董事突破了底线,严重损害了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一些中介机构没有履行职责,甚至与上市公司勾结。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必须密切关注快速检查和严肃的问责制。

“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了近年来市场一直关注的一些重大风险案例。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在早期阶段都受到了交换问题,询问或纪律处分。市场关注的许多风险公司和风险问题主要通过交易所监管机构的调查和监督来揭示。这些风险也通过信息披露,风险警告和二级市场交易逐步释放。

据了解,在具体监管实践中,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部门已形成一些更有效的做法,包括风险动态调查,事项监督,严重违法处罚。 2019年上半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共发出11项谴责,32项批评,46项监管,并由2名负责人公开承认。许多其他纪律处分行动正在进行中,惩罚的类型涵盖了当前的市场。一些更严重的违规行为。

另外,从源头上预防和控制重大风险事件,首先要深化市场约束机制,督促各方回归责任。减少甚至避免风险公司的出现需要市场各方的共同努力,共同营造健康健康的市场生态系统。下一步,上海证券交易所将继续按照中国证监会的部署和要求坚持改革和改革,积极培育市场化的供需机制和激励约束机制。关于是否有利于加强市场约束,主要重点是促进退市,兼并和收购以及再融资的体制改革。通过这些系统的完善,上市公司将重点关注公司的质量,关注主营业务,规范运作。协调多监管目标的内在统一,坚持规范和发展,从源头上落实“抓两端,搞中间”的要求,提高风险企业的违法成本,引导他们积极改善经营,解决潜在风险,保护投资者。法定权利。

http://web.wangzhixue28.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