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备受争议的张瑞图,以行草书闻名,书法到底有什么“魔力”?

书法入门4天前我想分享

前六六六总数;欢迎关注。

在晚明的发展中,张瑞图是一个无法绕过的人物。张瑞图,黄道洲,倪元璋,王皓,傅山也被称为“明末五代”,是典型的浪漫书籍风格代表。

张瑞图(1570-1641),字长公,2号水,国廷山人,白皓宇等,福建晋江,万历三十五年(1607)进士,宫廷考试第三,正式到礼部和宫大学史,吴英电大学等职位。

由于对“蹲党”魏忠贤的依恋,世界对他的评价是混杂而模糊的。关于张瑞图的犯罪记录历史记录:一个是关于魏忠贤题词的题词,另一个是给魏忠贤的金字和平。张瑞图的跌宕起伏正式回国,避免了激烈的党内斗争。他的性格与世界没有争论,他已经妥协并服从,最后他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从官方生涯的角度来看,张瑞图无疑是一个失败者,但他是书法领域非常有才华的书法家。看着他的作品,不难发现那些在职业生涯中如此“软弱”和“顺从”的人在书法创作中表现出“个性”和“无所作为”。

张瑞图《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册》部分

25.7×30.5cm×14开启启示录七年(1627年)

张瑞图,草书,杜甫诗书

自魏晋以来,书法追求的是“圆转”和“稀疏”的文人风格。明代书法基本上遵循宋元时期的风格。它一般受到赵孟俯的影响,一般都是理性的。

张瑞图的草书是他作品中最具代表性和最具代表性的,他的书风格与他的前辈截然不同。张瑞图的草书剧本具有决定性和坚决性,几轮转动,更多使用方形褶皱,锐利的绘画,粗犷的字形和湍流的动量,这可以说是令人震惊的。张瑞图的书法艺术一般有三个典型特征:

#1

笔法笔直笔直,气势逼人

张瑞图《杜甫饮中八仙歌》

与传统上改变的笔法相比,张瑞图的笔相对简单明了,笔是决定性的,没有额外的笔画,笔很简单。在清朝,梁漱溟在《评书帖》中说,张瑞图的笔法起源是: “瑞图的初学者孙婷婷《书谱》,侯学东的草书《醉翁亭》,明吉树学尚尚瑞,王(王皓),张(张瑞图)是一个两人矫正练习。他不是神,但是他是不朽的。“

张瑞图在《书谱》中抓住了孙婷婷的笔触,这是一个快速快速的笔触。在他内化和不断磨炼之后,他加强了这种笔触,特别是当他用笔画减少笔画时。推动挫折,试图追求笔的快速发展,强调工作的紧张;张瑞图在中风的转折点,少用圆形,采用直折法,将圆形笔变成方形笔,具有明显锐角,气势磅,在清代,梁纾评价了他的钢笔特征《承晋斋积闻录》并说:“张二十舒,这个圆圈被称为广场,没有变化,古代的方法是一种变化。”

张瑞图的系列不同于传统的“西藏阵线”,它采用了前锋的风格,线条坚韧挺拔。直线笔直,扭曲锐利的笔触,表现出决定性的边缘,呈现出锐利的特征和爽朗的快感。这种圆润,扁平,直接的笔触颠覆了魏晋以来“两王”的笔触。

张瑞图,后赤壁赋

α2</P>

结又陡又猛,十字架有支撑。

<

传统的草书风格一般在转折点使用圆润的笔触,不显锐利,注重空间的稳定性。张瑞图与“两王”传统的关系完全不同。

另一款采用反向直折结的造型,视觉效果犀利。由于圆形曲线使用较少,字体内部空间窄而紧,并且有许多尖锐的三角形。这是他草书的特点之一。比如张瑞图的代表作《感辽事作诗卷》中的“王”字,中间过渡时,一般的书都会用弧线,这样字看起来更舒服,而张瑞图直接用角,给作品增添了一份刚毅。

两幅《瑞图》采用空间结构,水平画密布。梁舒《评书帖》云:“张锐的书有笔的风格,很难用。然而,张瑞图的作品突出了横向人物的夸张性格。注重压缩横向绘画之间的空间,造成视觉上的压抑感。

明代张瑞图《陶诗册》

α3</P>

规则是密集的,大气是平滑的。

<

张瑞图的草书字距很近,很有吸引力。因为他们使用厚墨水,他们增加了线条的厚度,加强了文字之间的紧密性。这一章的形式是晚明大字体的主要特征。不仅张瑞图、倪元璋、黄道周、王皓等在创作中也采用了这样的篇章。

张瑞图在章的布局上也有独特的独创性。他有意打开行间距,加强了字间距和行间距的对比,凸显了立柱的效果,使垂直趋势更加清晰,增强了作品的连续感。从远处看,它既亲密又舒适,文字和文字。他们之间没有过度拥挤。随着尺寸的扩大,呼吸顺畅,词之间的线条充满动量。

张瑞图,后来赤壁夫

书的风格形成与时代背景和个人生活经历密切相关。张锐的书风格形成有两个原因:

首先,张锐的书风格的形成离不开时代的背景。

在晚明,资本主义萌芽,意识形态主义争论。学者 - 官员突破了程和朱立学的监禁,开始关注个人思想的解放,从而产生了各种叛逆的传统观念。例如,“儿童之心”强调“人性和自足”,“性欲理论”强调文学和艺术创作必须是“独立和不受约束的”,这在当时是令人震惊的,并产生了文学和艺术创作。时间。肯定会受到影响。

再加上晚明的政治黑暗,党充满了热情,自卫,复杂的社会背景,积极的思想潮流,职业生涯的起伏,影响了以明末为代表的一批明代人。张瑞图。他们敢于突破“两个国王”的传统,独特,或多或少地受到反叛的传统思潮和萧条的社会氛围的影响。

张瑞图《王维终南山诗》

其次,张锐的书风格的形成与他的职业经历有关。

在张瑞图的20年官方生涯中,我选择了四次回到家乡。我选择了被动地避开党内斗争的态度,并且只给魏忠贤留下了黑色的丝绸帽子。不难看出他性格的弱点。

然而,在书法方面,它显示出“不尴尬”的一面。书法作品的态度与他在官场的态度不同。我们似乎能够看到一个矛盾和内心纠缠的张瑞图。或许它在官场上的懦弱服从是明哲的自我保护被迫无助。在他黑白相间的书法世界中,他解除了他的沮丧和不公正。

在张瑞图的“心灵安宁研究”的后期,可以看出他渴望回归狂喜的田园时刻。张瑞图提到了他的书风格。 “其余的草书,也是对变化的无知,气质并不接近。”张瑞图的草书不那么圆而且多部分,充满了“没有咒骂”和“聪明”的感觉,原因可能是“气质不是很接近”。

收集报告投诉

前六六六总数;欢迎关注。

在晚明的发展中,张瑞图是一个无法绕过的人物。张瑞图,黄道洲,倪元璋,王皓,傅山也被称为“明末五代”,是典型的浪漫书籍风格代表。

张瑞图(1570-1641),字长公,2号水,国廷山人,白皓宇等,福建晋江,万历三十五年(1607)进士,宫廷考试第三,正式到礼部和宫大学史,吴英电大学等职位。

由于对“蹲党”魏忠贤的依恋,世界对他的评价是混杂而模糊的。关于张瑞图的犯罪记录历史记录:一个是关于魏忠贤题词的题词,另一个是给魏忠贤的金字和平。张瑞图的跌宕起伏正式回国,避免了激烈的党内斗争。他的性格与世界没有争论,他已经妥协并服从,最后他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从官方生涯的角度来看,张瑞图无疑是一个失败者,但他是书法领域非常有才华的书法家。看着他的作品,不难发现那些在职业生涯中如此“软弱”和“顺从”的人在书法创作中表现出“个性”和“无所作为”。

张瑞图《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册》部分

25.7×30.5cm×14开启启示录七年(1627年)

张瑞图,草书,杜甫诗书

自魏晋以来,书法追求的是“圆转”和“稀疏”的文人风格。明代书法基本上遵循宋元时期的风格。它一般受到赵孟俯的影响,一般都是理性的。

张瑞图的草书是他作品中最具代表性和最具代表性的,他的书风格与他的前辈截然不同。张瑞图的草书剧本具有决定性和坚决性,几轮转动,更多使用方形褶皱,锐利的绘画,粗犷的字形和湍流的动量,这可以说是令人震惊的。张瑞图的书法艺术一般有三个典型特征:

#1

笔法笔直笔直,气势逼人

张瑞图《杜甫饮中八仙歌》

与传统上改变的笔法相比,张瑞图的笔相对简单明了,笔是决定性的,没有额外的笔画,笔很简单。在清朝,梁漱溟在《评书帖》中说,张瑞图的笔法起源是: “瑞图的初学者孙婷婷《书谱》,侯学东的草书《醉翁亭》,明吉树学尚尚瑞,王(王皓),张(张瑞图)是一个两人矫正练习。他不是神,但是他是不朽的。“

张瑞图在《书谱》中抓住了孙婷婷的笔触,这是一个快速快速的笔触。在他内化和不断磨炼之后,他加强了这种笔触,特别是当他用笔画减少笔画时。推动挫折,试图追求笔的快速发展,强调工作的紧张;张瑞图在中风的转折点,少用圆形,采用直折法,将圆形笔变成方形笔,具有明显锐角,气势磅,在清代,梁纾评价了他的钢笔特征《承晋斋积闻录》并说:“张二十舒,这个圆圈被称为广场,没有变化,古代的方法是一种变化。”

张瑞图的系列不同于传统的“西藏阵线”,它采用了前锋的风格,线条坚韧挺拔。直线笔直,扭曲锐利的笔触,表现出决定性的边缘,呈现出锐利的特征和爽朗的快感。这种圆润,扁平,直接的笔触颠覆了魏晋以来“两王”的笔触。

张瑞图,后来赤壁夫

#2

结是陡峭和凶猛的,十字架是支撑的。

草书脚本的传统风格通常在转折点使用圆形画笔笔划,不显示清晰度并注意空间的稳定性。张瑞图与“两王”传统的关系完全不同。

另一种采用反向直折结的形状,显示出清晰锐利的视觉效果。由于圆形曲线使用较少,字体的内部空间窄而紧,并且有许多尖锐的三角形。这是他草书的特色之一。例如,在张瑞图《感辽事作诗卷》的代表作品中,单词“王”,过渡的中间,一般书会使用圆弧,这样的单词看起来更舒服,而张瑞图直接使用了角落,为工作增添坚强。

两个瑞图采用空间结构,水平画作密集排列。梁曙《评书帖》云:“张锐的书有笔式,很难用它。但是,张瑞图的作品突出了水平人物的夸张性格。专注于压缩水平画之间的空间,造成了视觉上的压迫感。

明代张瑞图《陶诗册》

#3

规则密集,气氛顺畅。

张瑞图的草书文字间距很近,非常有吸引力。因为它们使用厚墨水,所以它们增加了线条的厚度并增强了单词之间的紧密度。本章的形式是晚明大字楷的主要特征。不仅张瑞图,倪元璋,黄道洲,王皓等人也在他们的创作中采用了这样一个篇章。

张瑞图在章的布局上也有独特的独创性。他有意打开行间距,加强了字间距和行间距的对比,凸显了立柱的效果,使垂直趋势更加清晰,增强了作品的连续感。从远处看,它既亲密又舒适,文字和文字。他们之间没有过度拥挤。随着尺寸的扩大,呼吸顺畅,词之间的线条充满动量。

张瑞图,后来赤壁夫

书的风格形成与时代背景和个人生活经历密切相关。张锐的书风格形成有两个原因:

首先,张锐的书风格的形成离不开时代的背景。

在晚明,资本主义萌芽,意识形态主义争论。学者 - 官员突破了程和朱立学的监禁,开始关注个人思想的解放,从而产生了各种叛逆的传统观念。例如,“儿童之心”强调“人性和自足”,“性欲理论”强调文学和艺术创作必须是“独立和不受约束的”,这在当时是令人震惊的,并产生了文学和艺术创作。时间。肯定会受到影响。

再加上晚明的政治黑暗,党充满了热情,自卫,复杂的社会背景,积极的思想潮流,职业生涯的起伏,影响了以明末为代表的一批明代人。张瑞图。他们敢于突破“两个国王”的传统,独特,或多或少地受到反叛的传统思潮和萧条的社会氛围的影响。

张瑞图《王维终南山诗》

其次,张锐的书风格的形成与他的职业经历有关。

在张瑞图的20年官方生涯中,我选择了四次回到家乡。我选择了被动地避开党内斗争的态度,并且只给魏忠贤留下了黑色的丝绸帽子。不难看出他性格的弱点。

然而,在书法方面,它显示出“不尴尬”的一面。书法作品的态度与他在官场的态度不同。我们似乎能够看到一个矛盾和内心纠缠的张瑞图。或许它在官场上的懦弱服从是明哲的自我保护被迫无助。在他黑白相间的书法世界中,他解除了他的沮丧和不公正。

在张瑞图的“心灵安宁研究”的后期,可以看出他渴望回归狂喜的田园时刻。张瑞图提到了他的书风格。 “其余的草书,也是对变化的无知,气质并不接近。”张瑞图的草书不那么圆而且多部分,充满了“没有咒骂”和“聪明”的感觉,原因可能是“气质不是很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