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迟子建|最欣赏李纨,把风暴都留在心底

红色建筑中的梦想2019.9.2我要分享

“都匀的作者疯了,谁知道那是什么!”《红楼梦》这是一本魔法书。红色科学家于平波的“毒药”深受其害。他曾经说过:“我觉得这本书是中国文学界的噩梦。学习越多,您就越困惑。”高级“红迷”张爱玲曾说过“三恨”:一种讨厌的鲷鱼并不香;两个讨厌的鲤鱼刺;三个讨厌红色的梦想还没有结束。

对于已故作家迟子建来说,红色建筑不如“未完成”。她觉得续集虽然很深刻,但并不尴尬,但渴望写荒谬的话,并且存在一种无法解决的缺陷。经历了中年之后,荒凉的含义逐渐开始,迟子建看到红房子里的女人李薇很好,“竹篱笆很甘心”,这不是我自己的心态。

三百年来,红楼的魅力一直牢牢占据着“红迷”的身心。

新京报:您什么时候开始阅读《红楼梦》?听说你妈妈也是“红迷”。你能讲这个故事吗?

迟子建:最早的接触者《红楼梦》是他小时候听父亲《红楼梦》的故事。这位母亲说,“文化大革命”的父亲烧掉了许多他从哈尔滨带到大兴安岭的“禁书”(将这些书放在麻袋中,然后烧回到松树林中),包括《红楼梦》。这本书被烧掉了,但故事仍留在父亲的脑海中。我父亲喜欢在晚上告诉母亲《红楼梦》的故事,我们的孩子们必须一听一听。我记得父亲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是秦可卿,所以他最讨厌的男性角色是贾震!当他提到贾震时,他总是很猛。我母亲天生就受到父亲的影响,并且爱《红楼梦》。父亲去世后,她经常翻身《红楼梦》。

我还记得我十几岁的时候,我们使用了农历新年期间燃放的小型烟火。当烧掉后背的书卷时,会摇动一幅小画,这是《红楼梦》的经典片段。什么是“宝yu蝴蝶”,“玉yu葬花”,“探春会”,“元玉省”。我在大兴安岭师范学院学习时首先阅读《红楼梦》,然后仔细阅读。我必须在业余时间阅读一些章节。它是一种持久的普,茶,只要您的心脏仍在温泉中澎sur,您就可以融入其中并感受到它的芬芳。

新京报:所有人都说《红楼梦》是经常阅读的新书。您会阅读不同年龄的红色建筑并阅读不同的口味吗?

迟子建:我曾经说过,我小时候看过《红楼梦》,尤其喜欢在其中标记字符。例如,林黛玉是一个敏感细腻的女孩。宝迪是一个光鲜的坏女孩。人们到中年时会尝到《红楼梦》的苦涩味。这时,您会体会到原本为傲慢自大的王锡凤的无助,也能体会到刘三姐自卑后的内心凄凉。

曹雪芹作品中的人物充满了人类的烟火,充满着“幻想”。他们的内心很复杂,充满了生活的欲望和为死亡而奋斗,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红楼梦》是中文版本。《神曲》。区别在于它不是地狱,炼狱和天堂的节奏,而是相反的,它从繁荣的世界天堂和“太虚幻的世界”开始,最后在炼狱和地狱结束。曹雪芹不像但丁,他将“人民”奉献给上帝。曹雪芹给“人”的空虚指点,并加深了心意。

最感谢李伟,让风暴深深地留在我的心中

新京报:张爱玲曾经说过,“生活中的三个可恨的事情之一”是“《红楼梦》未完成”,您对续集表示遗憾,可以具体谈一谈吗?

迟子建:《红楼梦》的续集部分与韵律中的整体《红楼梦》不一致,并且续集就像哲学家所做的工作。高粱很深奥,但是哲学家写作家的作品,总有一些“不兼容”。据我了解,《红楼梦》应该更长。曹雪芹的红楼帝国是用砖瓦建造的,植被茂盛。续集的红色建筑更像是一座要塞。尽管它有沧桑,但缺乏生命力。

例如,Sa玉之死,她是《红楼梦》中的致命人物,在Sa玉还清神殿侍者的“灌溉恩典”之后,有必要“归巢”。我认为曹雪芹已经在文字中暗示了黛玉之死的方式,也就是说,“埋花”的方式意味着一种浪漫的死亡。她应该像风一样掠入水中。花已经死了,非常平静,非常美丽,而消灭她的水是由她的眼泪组成的。现在来看,黛玉之死与宝潮之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写作太戏剧化了。曹雪芹作品的孩子很少有戏剧痕迹。

新京报:《红楼梦》中的女性都有各自的悲剧。代表“金陵十二人”中的许多女性,您最崇拜谁?

迟子建:去年我是香港科技大学的驻地作家时,我经常和刘在复和刘建梅的海滩散步。我们不能离开阅读的话题。一次,刘在复先生问我,《红楼梦》中哪个女人最受赞赏?我回答了李伟,他很惊讶。初读《红楼梦》时,稻乡老农夫李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20岁时在一家内部杂志上发表了一篇作品,标题为《可爱的稻香村》。道乡村是我眼中的诗意园。命运真的难以捉摸。我二十岁的时候喜欢李玮,我的命运和她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一些批评家说,李玮是“三三四善”的受害者,但她却寡居而放纵,心中充满了风暴。谁能说这不是一个强项。在那个时代,李玮找到了一个最好的金丝笼来养活自己的稻香村。尽管我很欣赏李伟,但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我更喜欢醉酒困倦的史香云。

迟子建

迟子建,当代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他的主要作品有《雾月牛栏》,《白银那》,《光明在低头的一瞬》,《额尔古纳河右岸》等,并获得了“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和“茅盾文学奖”等文学奖项。

文字地图|网络

该平台致力于推广《红楼梦》

版权属于原作者,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收款报告投诉

“都匀的作者疯了,谁知道那是什么!”《红楼梦》这是一本魔法书。红色科学家于平波的“毒药”深受其害。他曾经说过:“我觉得这本书是中国文学界的噩梦。学习越多,您就越困惑。”高级“红迷”张爱玲曾说过“三恨”:一种讨厌的鲷鱼并不香;两个讨厌的鲤鱼刺;三个讨厌红色的梦想还没有结束。

对于已故作家迟子建来说,红色建筑不如“未完成”。她觉得续集虽然很深刻,但并不尴尬,但渴望写荒谬的话,并且存在一种无法解决的缺陷。经历了中年之后,荒凉的含义逐渐开始,迟子建看到红房子里的女人李薇很好,“竹篱笆很甘心”,这不是我自己的心态。

三百年来,红楼的魅力一直牢牢占据着“红迷”的身心。

新京报:您什么时候开始阅读《红楼梦》?听说你妈妈也是“红迷”。你能讲这个故事吗?

迟子建:最早的接触者《红楼梦》是他小时候听父亲《红楼梦》的故事。这位母亲说,“文化大革命”的父亲烧掉了许多他从哈尔滨带到大兴安岭的“禁书”(将这些书放在麻袋中,然后烧回到松树林中),包括《红楼梦》。这本书被烧掉了,但故事仍留在父亲的脑海中。我父亲喜欢在晚上告诉母亲《红楼梦》的故事,我们的孩子们必须一听一听。我记得父亲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是秦可卿,所以他最讨厌的男性角色是贾震!当他提到贾震时,他总是很猛。我母亲天生就受到父亲的影响,并且爱《红楼梦》。父亲去世后,她经常翻身《红楼梦》。

我还记得我十几岁的时候,我们使用了农历新年期间燃放的小型烟火。当烧掉后背的书卷时,会摇动一幅小画,这是《红楼梦》的经典片段。什么是“宝yu蝴蝶”,“玉yu葬花”,“探春会”,“元玉省”。我在大兴安岭师范学院学习时首先阅读《红楼梦》,然后仔细阅读。我必须在业余时间阅读一些章节。它是一种持久的普,茶,只要您的心脏仍在温泉中澎sur,您就可以融入其中并感受到它的芬芳。

新京报:所有人都说《红楼梦》是一个经常阅读的新版本。你读过不同年龄的红色建筑,读过不同的口味吗?

迟子建:我曾经说过,年轻的时候,我看《红楼梦》,特别喜欢在里面标注人物。比如林黛玉就是一个敏感娇嫩的女孩。宝迪是个圆滑又坏的女孩。当人们到了中年,他们尝到了《红楼梦》的苦味。此时,你可以领略王熙凤的无奈,他原本就被傲慢自大所诱惑,也可以领略刘三杰自嘲后内心的凄凉。

曹雪芹笔下的人物充满了人间烟火,充满了“幻想”。他们的内心是复杂的,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和对死亡的挣扎,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红楼梦》就是中国版。[0x9a8b]。不同的是,它不是地狱、炼狱和天堂的节奏,而是相反的,从繁荣的天堂和“太虚幻的世界”开始,最后以炼狱和地狱结束。曹雪芹不像但丁,他把“人”交给了上帝。曹雪芹把“人”的空虚点给了点,更深入了心灵。

最感激李伟,把风暴留在我心中

0x251D

新京报:张爱玲曾经说过“人生三恨”之一是“[0x9a8b]未完成”,你对续集表示遗憾,能具体谈谈吗?

迟子建:【0x9a8b】的续集部分与押韵中的整体【0x9a8b】不一致,续集就像哲学家的作品。高粱是深奥的,但哲学家写作家的作品,总有一些“不相容”,在我看来,[0x9a8b]应该更长一些。曹雪芹的红楼帝国是用砖瓦砌成的,草木繁茂。续集的红色建筑更像是一座设防的堡垒。虽有沧桑,却缺乏生机。

例如,Sa玉之死,她是《神曲》中的致命人物,在Sa玉还清神殿侍者的“灌溉恩典”之后,有必要“归巢”。我认为曹雪芹已经在文字中暗示了黛玉之死的方式,也就是说,“埋花”的方式意味着一种浪漫的死亡。她应该像风一样掠入水中。花已经死了,非常平静,非常美丽,而消灭她的水是由她的眼泪组成的。现在来看,黛玉之死与宝潮之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写作太戏剧化了。曹雪芹作品的孩子很少有戏剧痕迹。

新京报:《红楼梦》中的女性都有各自的悲剧。代表“金陵十二人”中的许多女性,您最崇拜谁?

迟子建:去年我是香港科技大学的驻地作家时,我经常和刘在复和刘建梅的海滩散步。我们不能离开阅读的话题。一次,刘在复先生问我,《红楼梦》中哪个女人最受赞赏?我回答了李伟,他很惊讶。初读《红楼梦》时,稻乡老农夫李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20岁时在一家内部杂志上发表了一篇作品,标题为《红楼梦》。道乡村是我眼中的诗意园。命运真的难以捉摸。我二十岁的时候喜欢李玮,我的命运和她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一些批评家说,李玮是“三三四善”的受害者,但她却寡居而放纵,心中充满了风暴。谁能说这不是一个强项。在那个时代,李玮找到了一个最好的金丝笼来养活自己的稻香村。尽管我很欣赏李伟,但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我更喜欢醉酒困倦的史香云。

迟子建

迟子建,当代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他的主要作品有《红楼梦》,《红楼梦》,《红楼梦》,《红楼梦》等,并获得了“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和“茅盾文学奖”等文学奖项。

文字地图|网络

该平台致力于推广《可爱的稻香村》

版权属于原作者,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