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官场微小说:到底看重谁

对话老板2019.10.11我想分享

李秋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麻将。他唯一的爱好是阅读、写作和写作。退休后,他应前任导演的邀请去史志办学习历史,这样他就不会感到无聊,可以继续他的读写爱好。

在史志办与老导演的办公室里,李秋没有想到老导演会给他烧水泡茶。起初,他认为自己是新来的,老首长对他很有礼貌。

但是几天后,老酋长仍然这样做了。李秋觉得有些不对劲,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那天老导演在家接电话,李秋无意中听到他在门外说:“前30年,我看着父亲尊敬儿子,后30年,我看着儿子尊敬父亲。你不明白吗?我不知道县纪委书记是谁?”

一周后,李秋从史志办辞职回家。在家闲着太无聊了,他还是想找点事做。当他在街上看到一则招聘门卫的广告时,他申请并成功进入了这份工作。

李秋对他的新工作只满意了一个月,很快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当他值班时,任何迟到或早退的员工都会向他解释。“对不起,我们今天家里有客人”,“提前一会儿离开,快点去接孩子”,这是警卫的责任。让李秋英不,不应该,也不应该。

一天下午,李秋在值班。单位负责人端着酒进来,笑着对李秋说,“我真的没办法。几位同学从省城来看我。不喝点酒是不合适的。”

李秋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他惊慌地张开嘴,但什么也没说。他心里知道这个问题和史志办一样。他儿子是县纪委书记。

那天下班后,李秋直接向单位辞职。他决定回到他在农村的家乡,那里有一个占地近一英亩的古老庭院。他通常读写各种蔬菜,所以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儿子而“重视”自己。

就在回到老院子之前,有人来拜访并向村党委书记和村长做了自我介绍:“你能回到村子里是一件幸事。我们决定聘请你为新农村建设顾问。”在李秋说出自己的立场之前,这两个人开始汇报工作,从村里的气氛到低保的考核。

李秋忍不住打断他们:“我不需要谈这个。我只是住在这里,连村民都没有。”“你可能不总是一个村民,但你必须是一个顾问,”他们俩都说。

从家乡回到县城,李秋每天只想在家读书写字。我不知道怎么出门。他想,这可以是平静的。

结果,儿子那天下班回来,皱着眉头说,“总是呆在家里不好。每天去公园散步。离开很长时间后,每个人都认为你病了,说他们会来看你。我解释说没人听。”

收集和报告投诉

对话老板

注意后,听热点新闻,经营战略,精英必须!

李秋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麻将。他唯一的爱好是阅读、写作和写作。退休后,他应前任导演的邀请去史志办学习历史,这样他就不会感到无聊,可以继续他的读写爱好。

在史志办与老导演的办公室里,李秋没有想到老导演会给他烧水泡茶。起初,他认为自己是新来的,老首长对他很有礼貌。

但是几天后,老酋长仍然这样做了。李秋觉得有些不对劲,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那天老导演在家接电话,李秋无意中听到他在门外说:“前30年,我看着父亲尊敬儿子,后30年,我看着儿子尊敬父亲。你不明白吗?我不知道县纪委书记是谁?”

一周后,李秋从史志办辞职回家。在家闲着太无聊了,他还是想找点事做。当他在街上看到一则招聘门卫的广告时,他申请并成功进入了这份工作。

李秋对他的新工作只满意了一个月,很快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当他值班时,任何迟到或早退的员工都会向他解释。“对不起,我们今天家里有客人”,“提前一会儿离开,快点去接孩子”,这是警卫的责任。让李秋英不,不应该,也不应该。

一天下午,李秋在值班。单位负责人端着酒进来,笑着对李秋说,“我真的没办法。几位同学从省城来看我。不喝点酒是不合适的。”

李秋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他惊慌地张开嘴,但什么也没说。他心里知道这个问题和史志办一样。他儿子是县纪委书记。

那天下班后,李秋直接向单位辞职。他决定回到他在农村的家乡,那里有一个占地近一英亩的古老庭院。他通常读写各种蔬菜,所以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儿子而“重视”自己。

就在回到老院子之前,有人来拜访并向村党委书记和村长做了自我介绍:“你能回到村子里是一件幸事。我们决定聘请你为新农村建设顾问。”在李秋说出自己的立场之前,这两个人开始汇报工作,从村里的气氛到低保的考核。

李秋忍不住打断他们:“我不需要谈这个。我只是住在这里,连村民都没有。”“你可能不总是一个村民,但你必须是一个顾问,”他们俩都说。

从家乡回到县城,李秋每天只想在家读书写字。我不知道怎么出门。他想,这可以是平静的。

结果,儿子那天下班回来,皱着眉头说,“总是呆在家里不好。每天去公园散步。离开很长时间后,每个人都认为你病了,说他们会来看你。我解释说没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