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苏州大部分家庭里至少有两只猴子

2019-10-17 五只动物

走出房子,社会上将会有更多的猴子。一个又高又瘦的人可能是“猴子”,一个特别瘦的人被称为“猴子”,一个能说会道的人是“能说会道的猴子”。

很久很久以前,猴子把戏经常在街上被看见。就像许多江湖艺人聚集在庙前宣庙周围一样,猴子们在接到命令后开始表演得很完美,穿衣戴帽,骑三轮车兜圈子,最后非常熟练地拿起搪瓷杯子向旁观者讨钱。

说到耍把戏的猴子,我不得不说老猴子是优秀的表演者。毕竟,它们是多年沉淀下来的。然而,那些长着稀有皮毛和一些绿色胃的小猴子的表演技巧要不成熟得多。这种不成熟的小猴子被苏州人亲切地称为“绿腹猴”。

这些小猴子的皮肤非常坚韧,而且没有被很好地驯化,所以它们被认为是“不服从”的典型例子。扩展后,它们专门用来指那些不能而且非常固执的孩子。据估计,许多人年轻时就被父母或祖父母告知这一点。

后来,我说了很多话,省略了“猴子”这个词,它直接指的是极度健忘的人,失去了三四件东西:“我有一个绿色的肚子,为什么我要摘下我的头,一天到晚跟它相配?”

近年来,经常有猴子来苏州的报道。

苏州方言中也有很多关于猴子的俗语,比如“戴帽子的猴子看起来很严肃”,一般指有人假装装腔作势,还有“活猴子屁股坐着没决定”,形容某人的急躁和匆忙,也指一个人的“活猴子捡肚子”,这是一个有趣的比喻。想想看,一只猴子无事可做地拿出肠子取乐是多么无聊啊!

还有一句俗语叫做“猴子掐(拿)姜”“如果你吃辛辣的灯盏细辛或把它摘下来,不要放弃。”它也用来比喻某人陷入困境或犹豫不决。

苏州方言里猴子不多。哦,哪个苏州人没那么大?你知道苏州方言中“猴子”有什么奇特的表达方式吗?欢迎向我们学习。

走出家门,社会上的猴子就更多了。个子高高瘦瘦的男人可能就是“长猢狲”,特别瘦的叫“猢狲精”,油嘴滑舌的男人呢就是“油嘴猢狲”。

从前街上经常能看见耍猴表演,像观前玄妙观一带就聚集了不少江湖艺人,一声令下猴子们就开始惟妙惟肖地表演,一会儿穿衣戴帽,一会儿骑三轮车转圈,最后还会非常熟练的拿起搪瓷茶杯向围观者要钱。

猴子卖力的搞怪会引来众多围观群众,久而久之苏州话里就有了“猢狲出把戏”的说法(后面还跟着一句“笑煞外国人”),谁家小孩特别好动、常常“人来疯”的就会被自己的父母亲用这个说法大刑伺候:

“啥体?猢狲出把戏啊?”

说起出把戏的猴子,不得不说还是老猴子们演技精湛,毕竟是经过岁月沉淀的;而那些猴毛稀少、肚子还有些泛青的小猴子演技就稚嫩多了,这种还没成熟的小猴子就被苏州人亲昵地称为“青肚皮猢狲”。

这些小猴子皮是皮的不得了,也没驯化好,于是就被人当做是“不听话”的典型,引申后就专门用来指代那些教来教去教不会、特别顽劣的小孩,估计很多人小时候都被自己的父母或者爷爷奶奶这样说过吧。

后来说得多了,把“猢狲”两个字也省了,直接指忘性特别大,丢三落四的人:“奈个青肚皮啊,哪哼一日到夜脱头落配个?”

不过苏州人到底还是比较含蓄,直接说人家是猴子总归不太好,所以就有人来个曲线形容,“啊是青菜吃得太多了。”青菜吃得多,肚子就发青,不就成了“青肚皮活狲”嘛。

在苏州弹词 《西厢记佳期》 里也有这样的说法:“张生等到皓月当空,却不见小姐到来。心想,我勿怨天勿怨地,只怨自己青肚皮……”

▲近几年常有猴子光临苏州城区的新闻

苏州话里还有不少关于猴子的俗语,比如“猢狲戴帽子像煞有介事”,一般指某人装模做样,装腔作势,还有“活狲屁股坐勿定”,形容某人性格急躁、来去匆匆,还有比喻一个人做事不得要领、瞎折腾的“活狲扒肚肠”,这个比喻太好玩了,你想想,一个猴子没事干把自己的肠子拿出来玩玩,这是有多无聊啊!

还有一句俗语叫做“猢狲扼(捡)着姜”“吃吃么辣蓬蓬、笃脱么勿舍得。”也是很形象地用来指某人陷入进退两难、犹豫不决的境地了。

苏州话里的猴子不要太多哦,哪个苏州人不是从小被这样一路说到大的呢?你还知道哪些苏州话里“猢狲”的花式说法?欢迎跟我们切磋切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