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被明星卖力宣传的益生菌,到底还能不能吃

2019-10-16 美容健康路

奥以下内容:皮克斯巴伊

然而,一些研究指出,尽管有证据表明益生菌可能有益于我们的健康,但它们也可能有严重的副作用,甚至干扰肠道中的原始微生物。

益生菌在肠道中的生存条件因人而异,有些益生菌会被其他菌群排出,从而达不到最初的效果。换句话说,没有通用的益生菌可以应用于每个人。

研究人员还发现,以前普遍认为的益生菌补充剂有助于抗生素治疗后肠道菌群的恢复,这也是不合理的。益生菌补充剂可以延缓肠道微生物和肠道基因恢复到正常状态。

说了这么多,我还能吃益生菌吗?

对于特定的患者,如儿童腹泻患者和抗生素腹泻患者,有更多的证据表明益生菌可以缓解症状。对于其他患者,如免疫力低下和肠粘膜缺陷的患者,一些研究表明益生菌可以转化为侵袭性细菌,导致感染和菌血症,因此不应使用。

如果你是一个健康的人,想通过益生菌减肥和缓解便秘基本上是没有用的。

当然,如果你只是喜欢酸奶的味道,那就去喝吧。只要正常菌群完好无损,不受干扰,益生菌和入侵细菌都不会引发任何风暴。但是如果你经常服用益生菌或者大量吃酸奶,你真的需要考虑益生菌的副作用。

参考

[1]郑跃杰,黄志华。正确认识 评价和使用益生菌药物[杰].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1年年[2]希尔c .瓜尔纳f .里德G等。专家共识文件:国际益生菌和益生元科学协会共识声明

[3]杜鹏,霍贵成。国内外益生菌制品发展现状[杰].食品科学,2004,25(5): .[4]克里斯滕森 恩布,布尔茹普 特,阿林K H等。健康成年人补充益生菌后粪便微生物群组成的变化3360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评价[.基因组医学,2016,8(1): 52 .[5]ZMORA N,ZILBERMAN-SCHAPIRA G,SUEZ J等。个体化肠粘膜对经验性益生菌的定植抗性与独特的宿主和微生物群特征有关[.手机,2018,174(6):1388-1405.e21 .

[6]苏伊士运河ZMORA N,ZIBERMAN-SCHAPIRA G等。益生菌损害抗生素后肠道粘膜微生物群的重建,自体FMT[.手机,2018,174(6):1406-1423.16 .

[7]麦克 德r益生菌[.加拿大家庭医生,2005,51(11): .

[8]费扬,费扬。具有益生菌特性的微生物:近期文献综述[。国际环境研究和公共卫生杂志,2014,11(5): .

蝌蚪君综合布置

蝌蚪杖

关注权威、有趣、贴近生活的互联网科学交流

昨天,在微博看到一条#伊能静怼网友#的热搜,原来是因为晒娃遭到了网友的言语攻击。保护孩子的心情我们当然都十分理解和万分支持,可到底是为啥又吵起来呢?(为什么要说“又”?)

图源:新浪微博

整件事都和“益生菌”有关。

翻看伊能静之前的微博,能看到很多她给大家安利益生菌产品的信息。

图源:新浪微博

但是这些说法很快就遭到了科普团队的打脸。

图源:新浪微博

一边是明星的卖力宣传,一边是科学家的研究,到底听谁的呢?益生菌到底好还是不好?

很长一段时间,细菌都是声名狼藉的微生物,直到人们发现了益生菌。我们欣然接受了“好的细菌”进入食物,常喝的乳制品也常用“益生菌”作为宣传话术,来包装产品的保健功效。

图片来源自网络

现在随便去超市买一盒酸奶,在包装上标明的配料里面一定有保加利亚乳杆菌和嗜热链球菌。这两种细菌,便属于益生菌。

据估计,70%的益生菌被用到了食物中,酸奶、奶酪、奶粉、豆奶、糖果、果汁、冰淇淋里都可能有。

图源:pixabay

但是,也有研究指出,虽然有证据表明益生菌可能对我们的健康有益,但它们也可能有严重的副作用,甚至会干扰肠道原有的微生物。

益生菌在肠道内的生存状况在不同人身上各不相同,有些会被其他菌群驱逐出去,从而达不到原有效果。也就是说,不存在一种万能的益生菌,可以适用于每个人。

研究人员还发现,之前普遍认为的益生菌补充剂有助于抗生素治疗后肠道菌群恢复,其实也是不合理的。益生菌补充剂反而会延缓肠道微生物和肠道基因恢复到正常状态。

说了这么多,那我到底还能不能摄入益生菌了?

对于特定患者,如儿童腹泻患者、抗生素腹泻患者,有较多证据表明,益生菌可以缓解症状;对于另一些患者,如免疫力低下者、肠道黏膜缺损者,有研究显示,益生菌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入侵菌,引起感染,导致菌血症,所以就不要用了。

如果是健康人,希望通过益生菌减肥、通便什么的,基本上是没什么用的。

当然,如果您只是喜欢酸奶的口感,那就接着喝吧。只要正常菌群完整、没有受到干扰,那么不管是益生菌还是入侵菌,都未必能掀起什么风浪。但如果您经常服用益生菌或大量食用酸奶,那真的要考虑一下益生菌的副作用。

参考文献

[1]郑跃杰, 黄志华. 正确认识 评价和使用益生菌药物[J]. 中国实用儿科杂志, 2011.[2]HILL C, GUARNER F, REID G等. Expert consensus document: The 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Association for Probiotics and Prebiotics consensus statement

[3]杜鹏, 霍贵成. 国内外益生菌制品发展现状[J]. 食品科学, 2004, 25(5): .[4]KRISTENSEN N B, BRYRUP T, ALLIN K H等. Alterations in fecal microbiota composition by probiotic supplementation in healthy adult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J]. Genome Medicine, 2016, 8(1): 52.[5]ZMORA N, ZILBERMAN-SCHAPIRA G, SUEZ J等. Personalized Gut Mucosal Colonization Resistance to Empiric Probiotics Is Associated with Unique Host and Microbiome Features[J]. Cell, 2018,174(6):1388-1405.e21.

[6]SUEZ J, ZMORA N, ZILBERMAN-SCHAPIRA G等. Post-Antibiotic Gut Mucosal Microbiome Reconstitution Is Impaired by Probiotics and Improved by Autologous FMT[J]. Cell, 2018,174(6):1406-1423.e16.

[7]MACK D R. Probiotics[J]. Canadian Family Physician, 2005, 51(11):.

[8]FIJAN S, FIJAN S. Microorganisms with Claimed Probiotic Properties: An Overview of Recent Literatur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2014, 11(5): .

蝌蚪君综合整理

蝌蚪五线谱

专注做权威、有趣、贴近生活的互联网科学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