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向海龙时代结束:铁打的百度,流水的二把手

向海龙“被告知每月辞职一次”。现在,这个谣言成真了。

5月17日凌晨,随着百度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两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同时出现:百度第一季度亏损3.27亿元,这是百度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与此同时,李彦宏在一封内部信件中宣布,百度高级副总裁兼搜索公司总裁从海龙辞职,他的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企业集团,由沈晃取代。

向海龙,一位在百度工作了14年的老手,长期控制着百度的核心搜索业务,被称为“实权人物”,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刻。对他辞职的原因有不同的看法。有人透露,“这是正常的辞职”。一些百度内部人士还表示,向海龙的辞职是对搜索业务业绩下滑负责,这是适者生存。百度攻击了最核心的企业高管。在他的内部信件中,李彦宏把这次调整描述为“推进干部年轻化进程,突出优秀人才”。

5月17日上午,向海龙向媒体透露,他的下一步是“创业投资”。

此时,香海龙在百度搜索的时代结束了,香海龙在百度做职业经理的14年职业生涯也结束了。

“权力派”向海龙

曾经有人深情地问他一个问题,“谁似乎把生意留给了向海龙,谁这么受欢迎?”

2017年3月,百度刚刚通过内部邮件宣布,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利用百度大客户销售部总经理的职位谋取私利,构成违纪行为,并决定解除劳动合同。此后,百度糯米被移交给向海龙。

人事变动给人“倾家荡产”的感觉,无疑与李明远前一年的辞职密切相关。

李明远是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当他在2013年达到这个水平时,他才29岁,加入百度不到10年。李彦宏曾经说过,李明远是“百度自己培养的年轻经理”。最高领导人的肯定也让他在百度被称为“王子”。

然而,李明远和向海龙之间的内讧一直在社区中流传。百度启动手机服务后,李明远一直负责手机方面最重要的产品,包括百度手机助理、掌上百度搜索等。一些百度内部人士透露,向海龙已经觊觎这项移动服务很久了。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要求下属研究百度移动终端的细节和问题,希望向李彦宏证明百度移动终端的不利发展是由于李明远对产品缺乏了解,从而带来服务。

起初,“夺权”的计划并不奏效。2015年,百度进行了另一次业务调整,将自己划分为三大业务集团:移动服务、新兴业务和搜索业务,分别由李明远、张亚勤和向海龙牵头。李明远仍然牢牢守护着移动业务。

然而,在这场比赛中,李明远的表现也不出色。他处理的91个助手、百度钱包、轻量级应用程序和其他重大项目都很难成功。2015年底,李彦宏将金融业务从李明远转移至副总裁朱光。五个月后,在新一轮重组中,百度成立了一家搜索公司,向海龙汇报新公司的总裁,而李明远则负责公司的移动服务集团,并向海龙汇报。

同级降级为下级已经预示着李明远的边缘化。2016年底,百度官员宣布李明远“在收购和管理业务上有私人经济联系”,并完全离开百度。

曾良和李明远,加上曾经与向海龙绑在一起后来被开除的王展,到2018年不会被高估。

可以长期占据百度的核心地位,并根据表现与海龙对话。2005年,由向海龙创立的百度渠道代理上海气浪被百度收购,并因此加入百度。此后,他负责网络营销业务步入快车道,在百度百科的介绍中,他带领团队“thre

微软全球前执行副总裁卢奇在加入百度后立即宣布“百度将全爱”,并以“数据算法软硬件”建立百度全爱商业化路径。与此同时,人工智能将被用来建造杜罗斯(DuerOS)、无人驾驶飞行器阿波罗(Apollo)和金融。李彦宏在就职典礼上说,“百度正在艰难地从搜索转向人工智能。”

向海龙和卢奇,搜索和人工智能,在2017年的这个节点上,分别代表百度的过去和未来。

刘淇的人工智能策略意味着这个中年互联网巨头的自我创新曾经被视为百度的“自我救赎”。在接下来的15个月里,百度的市值上升了60%,达到300多亿美元,达到历史最高点。外界认为齐鲁是百度的“第二号”。不仅百度总裁张亚勤的职位被齐鲁取代,他还向海龙而不是李彦宏汇报。

这是齐鲁最精彩的时刻。他对百度的快速调整被称为“齐鲁速度”,建立了多个人工智能部门,直接和间接导致一批副总裁以上的高管离职。随着他的受欢迎程度,项海龙“下台”和“辞职”的消息一直被听到。有人甚至说,以卢奇为首的微软在百度获得了势头,甚至罗宾(李彦宏)也觉得向海龙不可靠。

不管内幕是什么,有这么多关于离职的消息,向海龙必须向媒体澄清“我没有辞职”:“我被告知每年都要离职。最近,这种情况更加频繁。我觉得是一刻钟一次。公共关系部门告诉我,一个月一次。”

然而,随着齐鲁对百度的改革进入“深水区”,局面逐渐陷入僵局。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齐鲁没有人事和财政权力,他必须解决各方的利益。”。改革从战略层面进入了人事层面。2018年初,“齐鲁和向海龙将有一个人离开”的消息来自很多渠道。

结果,卢克离开了。一些人把原因归咎于卢奇是一个与百度文化不匹配的“局外人”,而另一些人认为卢奇的改革动摇了百度真正的利润中心:搜索。

在路岐加入后的六个季度里,搜索和信息流业务仍然是百度的收入支柱,百度的在线营销广告收入占80%以上,搜索贡献了77%以上的收入。

齐鲁离开后的第四天,百度联盟生态大会公开向海龙强调,“李彦宏从未说过阿林人工智能”。

百度搜索已经过时

自2015年以来,百度经历了多起舆论危机,如血友病铁霸事件和魏泽西事件,但大火从未波及向海龙。在血友病铁霸事件中,时任百度铁霸部门总经理的陆复斌和分管业务的副总裁王展承担了责任,并通过知情批评从奖金中扣除。第二年,他们相继离开百度。

在魏泽西的案件中,向海龙可能被直接归咎于。毕竟,在过去的几年里,投标排名被认为是由李彦宏制定的,由向海龙继续推进。然而,李彦宏自己主动承担了责任。在他的公开信中,他写道,对KPI的追求让公司“远离用户”。

从战略角度来看,百度当时正进入“最危险的时刻”。李彦宏承认百度“需要创新”,并受到公众舆论的冲击。2016年,百度的在线营销收入仅增长0.8%,与前三年40%的平均增长率形成鲜明对比。

但值得注意的是,搜索仍然贡献了百度今年90%以上的收入。总体而言,百度年净利润为116.32亿元。

今天不再是过去的样子了。三年后,在2019年第一季度,当百度没有遭遇舆论危机时,搜索业务对其总收入的贡献下降到70%,营业利润同比下降81%,净亏损3.27亿元元。这是百度自2005年以来首次遭受损失。

在百度给出的业绩指引中,预计第二季度收入为251-266亿元,分析师预计为293.2亿元。该公司的官方预测显示,Q2的收入同比增长将在负3%至正2%之间,这意味着百度将在下一季度出现负增长。

根据华尔街新闻下的洞察研究所的分析,百度

百度的搜索业务由来已久,这几乎是一个不争的时代潮流。在一封宣布离开海隆的内部信件中,李彦宏强调,“作为一名领导人,说‘我们尽了最大努力’来确保我们必须赢得的战场上的胜利是没有用的。”

他还提到向海龙之前的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业务集团,沈晃被提升为高级副总裁,接替向海龙负责该业务集团。

沈摇是谁?此前,百度应用信息流业务首席信息官和“搜索公司”前用户产品官负责此事。在加入百度后的7年里,沈颤抖负责的业务逐渐从网络搜索部门转移到移动端,管辖范围涵盖百度应用、信息流、好看的视频、100号等业务。李彦宏的公开信证实了沈的表现: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的应用日或用户达到1.74亿,信息流用户的总时长增加了83%。

今天,沈晃的继任者不得不被谈论。继搜索引擎之后,百度选择将其对主要收入力量的预期转移到“信息流”上。调整后的百度能迎来涅吗?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