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他们急着还钱为啥儋州56人上了闹市“老赖失信墙”

他们急于还钱。为什么?

儋州有56个人去了市区的“老莱不诚实墙”。

丢着脸走到门口,人群羞愧地看着

市民停下来关注“老赖不诚实墙”

南国都市报,9月17日(记者梁文珍通讯员高方琼/照片)日前,儋州法院在儋州市繁忙的夏季体育广场修建了一座24米长、2.5米高的“老莱失信墙”。墙上公布了56名不诚实执法人员的名单信息,包括不诚实执法人员的照片、地址、案件编号和案件数量。 自从"老赖不诚实墙"建立以来,许多市民都停下来关注它。许多“老莱”感到尴尬,纷纷申请还款。

案例1:申请执行人王Mouhan与被执行人王Mousheng发生私人贷款纠纷,根据生效判决,向被执行人王Mousheng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向申请执行人王Mouhan偿还贷款100万元,利息26万元,并承担申请执行费1.5万元。 由于王慕生未能履行有效法律文件规定的义务,儋州法院将王慕生列入不诚实执法人员名单,并将其公布在“老赖不诚实墙”上,同时采取措施限制高消费和退出 9月6日,被告王慕生担心舆论压力过大,在执行法官的解释和推理下,主动联系儋州法院,与申请人王慕涵达成执行和解协议。

案例二:申请执行人阎与被申请人钟发生民间借贷纠纷。根据生效日期《民事调解书》,被申请人钟欠申请执行人阎本息共计35万元。钟应在2018年2月15日前返还15万元,在2018年6月30日前返还15万元。 如果中科两次按时还款,燕科将取消5万元的债务。如中科一次未能按时偿还债务,应在2019年1月30日前偿还债务5万元。 从那以后,钟两次未能按时偿还贷款,所以阎向儋州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在实施过程中,儋州法院将钟庭耀的主体纳入了违反承诺者的名单,同时采取措施限制高消费和退出,并将其公布在儋州法院的“老赖失信墙”上 由于担心因违反信任而受到纪律处分以及公众舆论的压力,钟和严达成了强制和解协议,承诺在2019年1月30日前完成一次性付款。

案例三:申请执行人王茂轩与执行人吴某一发生合同纠纷,根据生效日期《民事调解书》,吴某一欠王茂轩劳务款元。从2017年6月到2018年1月,吴某易支付王谋轩每月4500元,但王谋义此后没有再演出。 该案于2018年4月8日提交执行后,主审法官多次联系吴某易,但均以失败告终 儋州法院将他列入了违反法律承诺的人名单,后来将他公布在“老赖违反承诺墙”上 吴某易的亲戚朋友看到了“老赖不诚实墙”上的信息,纷纷打电话劝他还贷。吴某易建联深感惭愧,并于9月12日立即联系法院,自愿履行部分付款,并与申请执行人王牟轩就剩余款项达成强制和解协议。

分享新浪腾讯QQ空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

编辑:谢俊辉